宜春新闻网—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! 网站地图 | 加入收藏
宜春新闻网
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
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手机游戏 >> 正文

当国服第一武器遇到他的蛮王 115

http://www.bdxod.com 时间: 2019-10-30 宜春新闻网

当国服第一武器遇到他的蛮王 115

第二百零九章:为难的林凡

当宋欣欣打开林凡的手机后,嘻嘻的笑了笑说:“咦,你手机有好多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耶。”

  林凡瞥了宋欣欣一眼:“你别管这些,你就把你的手机号存上就行了。”

  “哦,那好吧。”

  在宋欣欣应了林凡一声后,很快便把自己的手机号存在了林凡的手机里。

  “喏,手机给你,我已经把我的手机号存在你的手机里了。”

  林凡点了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不问问我存的是什么名字么?”

  “什么名字?”

  宋欣欣撇了撇嘴:“算了,等会儿你出去的时候自己看好了。”

  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啊。。。等明天的时候,我取钱之后,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  宋欣欣一听林凡这么说,一脸疑惑的冲着林凡问道:“什么钱?”

  “那五千块钱啊!”

  当林凡说完这句话后,宋欣欣有些生气的冲着林凡大声的喊道:“谁要你的钱啊!”

  “不要钱,你给我留什么手机号啊。。。”

  宋欣欣咬了咬嘴唇:“你管我呢!行了行了,你赶紧走吧!”

  林凡看到宋欣欣这个样子后,无奈的叹了口气说:“好好好,我这就走。”林凡说完,便快速的朝着宋欣欣家的大门口走了过去。

  可就在林凡离开宋欣欣家后,宋欣欣的脸上,却露出了几分失落的表情。

  当林凡走出宋欣欣家后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不得不说,刚才宋欣欣跟林凡说的那番话,确实让林凡挺难为情的。。。不过还好,宋欣欣后来说,只是逗一逗林凡。

  不过,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。叫什么,很多的玩笑话里,其实都透露着大部分人的真实想法。也许,宋欣欣刚才说的那些话,是认真的也说不定。也许,她是觉得太尴尬了,所以才对林凡说是逗他玩的。

  在宋欣欣家门口停留了一会儿后,林凡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。记得,宋欣欣刚才说过,说林凡的手机里有很多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。估计这些都是林凡手机关机的时候,金哲他们给林凡打过来的。

  想到这之后,林凡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查看了一下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。(手机有来电提醒功能,就是说,即便你手机关机,这个来电提醒也会在你开机的时候,提示你漏接的来电)。

  “我的天。。。竟然这么多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。”看到手机上加在一起,几十个未接来电和短信后,林凡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头特别大。

  这些未接来电里,有金哲打来的,有余泽正打来的,也有余雪儿打来的。这三个人给林凡打电话,很正常。因为林凡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,他们肯定会不停的给林凡打电话。可是,除了这三个人以外,林凡的手机里,竟然还有几个未接电话,而打来电话的人,竟然是刚子。

  至于未读短信的内容,大部分都是余雪儿发给林凡的,内容无非是问林凡在哪啊,出什么事了,为什么手机关机啊之类的话。

  看过余雪儿给自己发的这些短信后,林凡又看了看其他的未读短信。

  “老弟,手机关机了?老哥有急事找你,开机后,请速回电话。”

  这一条短信,是刚子给林凡发过来的。

  林凡看到刚子给自己发的这条短信后,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  本来,林凡在开机后,是打算第一时间给余雪儿回个电话,之后再联系金哲他们的。可是看到刚子发来的短信后,林凡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先给刚子回了一个电话。毕竟刚子之前帮了林凡好几次,如果刚子真的出了什么事,需要林凡帮忙,那林凡肯定不会视而不见。

  拨通了刚子的手机后,过了十几秒后,电话那头的刚子才接起电话。

  “喂,老弟啊。。。”刚子在接起电话后,说话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的。

  林凡听到刚子的声音后,微微的皱了皱眉头:“刚哥。我手机刚才关机了,现在才看到你给我发的短信。怎么,出什么事了么?”

  “老弟,你现在在哪?”

  “我。。。我在汉桥街这,怎么了,刚哥?”

  “老弟,你现在赶紧打车来六条胡同。。。”

  “去六条胡同?出什么事了,刚哥。”

  “你快来吧,等你到了六条胡同之后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喂,刚哥。。。喂。。。”本来,林凡打算跟刚子问清楚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可是没等林凡开口,刚子就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  虽然说林凡心里已经差不多猜到了,刚子找他去六条胡同是干什么,可是林凡还是决定打车去六条胡同。

 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,刚子帮了林凡很多次,林凡一直觉得自己欠着刚子人情。虽然说林凡之前已经决定再也不碰赌了。可是,如果刚子真的说是要林凡再帮着他赌,那林凡可能还是会帮着刚子去赌。。。没办法,林凡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  到了六条胡同后,林凡第一时间就拨通了刚子的电话。

  几声忙音后,刚子也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喂,老弟,到了么?”

  “我到了,刚哥。”

  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带你去的那个地下赌场?”

  当电话那头的刚子说完这句话后,林凡几乎就已经确定了,刚子找他来是要做什么事了。

 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林凡缓缓的开口说道:“记得。。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就去那里吧。。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看到林凡答应的这么痛快,电话那头的刚子小声的对林凡说了句:“老弟,你之前跟刚哥说过,说你以后不想再碰赌了。。。刚哥也能理解。毕竟赌这玩意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。。。可是老弟啊。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再帮刚哥一把。刚哥现在已经输掉了二十几万了。。。这二十几万都是场子里的钱。如果我还不上这些钱,那我老大估计会把我砍死。”

  林凡一听刚子这么说,心里也是一惊。

  这个刚子,胆子也太大了吧。。。竟然输掉了二十几万,而且这些钱还都不是他自己的。看样子,赌博这东西,真的是碰不得啊。

  林凡吞了口口水后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刚哥,你怎么会输这么多啊。。。”

  “开始的时候我是赢的,赢了五六万呢,可是我太他妈贪心了,以为自己运气好,想再赢点,哈尔滨看羊癫疯哪家最好可结果全都输回去了。。。”

  “那你赌的什么啊,怎么输赢这么大。”

  “赌的梭哈。”

  “梭哈?梭哈是什么。。。”

  “也是扑克牌的一种,这个梭哈在这个地下赌场里,算是赌的最大的了。运气好的,一把赢个几十万根本不是问题,可运气不好的话,一把输个几十万也不是没有可能。。。”

  林凡一听刚子这么说,突然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帮刚子了。

  毕竟这个梭哈林凡之前也没玩过,根本都不了解。。。还有就是,这个梭哈赌的也太大了。万一林凡输了,那到时候输掉这些钱该怎么办?几十万啊!林凡到时候就算把肾卖了,都不够。。。

  无奈的叹了口气后,林凡开口说道:“刚哥,这赌的太大了点吧。。。而且,我也没玩过梭哈,你叫我来。。。”

  刚子一听林凡这么说,连忙说道:“老弟,梭哈很简单的。。。真的很简单。唉,我知道你挺为难的,可是我也只能找你了。老弟啊,如果说你今天不帮我,估计以后就再也看不到我了。”

  一听刚子这么说,林凡心软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“好,刚哥。。。那我先过去找你,至于之后的事,等下再说好了。”

  “行,那你先来吧。”

  挂断电话后,林凡直接朝着上次跟着刚子一起去的那家地下赌场走了过去。

  在去赌场的路上,林凡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刚子被砍的样子。。。如果说,刚子出点什么事,那林凡的心里也会不好过。所以说,在去地下赌场的路上,林凡就已经决定好了,再帮刚子赌一下。。。只不过,林凡也不知道,自己这一次还能不能有那么好的运气了。

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 style="color:#c00000;">第二百一十章:所谓梭哈

 当林凡推开门,走进了刚子上次带自己去的,那家棋牌室里后。坐在棋牌室里玩牌的一个中年人,轻轻的瞥了林凡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。而是继续玩着手里的牌。

  林凡盯着这个中年人看了一眼,然后走到了他身边,呵呵的笑了笑说:“您好,我想去地下。”

  中年人一听林凡这么说,冷笑了一声:“去地下?你知不知道地下是干什么的!”

  林凡虽然很不爽中年人的态度,可还是很友好的说了句:“知道啊,我上次来过一次。我这次来,也是别人叫我过来的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啊,那你跟我来吧。”

  中年人说完这句话后,放下了手里的扑克牌,随后便带着林凡朝着隔壁的暗门走了过去。

  到了暗门后,中年人也没有再对林凡说什么,而是直接离开了。

  林凡看到中年人离去的背影,无奈的撇了撇嘴,随后便朝着地下赌场走了过去。

  到了地下赌场后,那乌烟瘴气的空气,让林凡不由得干咳了两声。

  干咳了两声之后,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刚子的电话。

  几声忙音后,刚子便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喂,老弟,到哪了?”

  “刚哥,我已经到地下赌场了。”

  “好,你在吧台那等我一会儿,我这就来接你。”

  “行,知道了。”

  当林凡说完这句话后,电话那头的刚子也挂断了电话。

  过了两分钟后,刚子火急火燎的朝着吧台走了过来。

  走到林凡身边后,刚子笑呵呵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说道:“老弟,刚哥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真的。。。你小子太讲究了!”

  一听刚子这么说,林凡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:“刚哥。。。说句实话啊,我没玩过你说的那个什么梭哈。。。我担心,万一我没能帮你把钱捞回来,反倒是输了该怎么办啊。。。我现在心里可一点底都没有。”

  刚子一听林凡这么说,哈哈的笑了笑说:“老弟,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么!你小子有赌博的天赋!真的,真的有赌博的天赋!所以说,我相信你可以赢!”

  林凡摆了摆手:“刚哥。。。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什么赌博天赋啊。我之前就是运气好点而已。这次赌的这么大,说真的,我心里挺担心的。”

  刚子盯着林凡看了一眼,自嘲的笑了笑说:“老弟,你别有什么心里压力。就算到时候你真的输了,刚哥也不会怪你!你能过来,刚哥已经很感激你了。如果说,连你都不能帮我把钱捞回来。那只能说,我刚子命该如此。”

  “刚哥,你也别这么说。。。我尽力,尽力好么。”

  刚子听到林凡这么说后,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!咱们走吧!”

  在这之后,刚子便带着林凡一起,来到了梭哈的赌桌上。

  刚子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后,转过头小声的对林凡说了句:“老弟,你先在旁边看我玩几把牌,这几把呢我就下个底注,然后直接弃牌不跟。你呢,就在我身后看清楚梭哈该怎么玩就行了。”

  林凡点了点头:“行,我知道了刚哥。”

  在这里呢,先跟大家说一下梭哈赌桌上的几个赌徒吧。

  除去刚子以外,赌桌上还有四个人。坐在刚子对面的,是一个中年人,这个中年人穿着黑色的貂皮大衣,手腕上戴着金光闪闪的金表,桌前还放着一个鼓鼓的黑色皮包。从这个人的穿衣打扮来看,应该是个有钱的主。我们姑且就称呼他为黑貂男。

  黑貂男的右手边是一个留着光头的青年,长得凶神恶煞的,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。估计这个人十有八九和刚子一样,都是在外面混的。我们姑且就称呼他为光头男好了。

  光头男的右手边是一个梳着背头的中年人,这个中年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手指上戴着一个玉戒指。这尼玛,完全是就在模仿赌神高进啊。。。而且这个人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。估计这个人应该是个赌博高手。我们就称呼他为背头男好了。

  最后一个,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,这个老头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波涛汹涌的年轻女人。在赌牌的过程中,老头的手经常会时不时的把手放在女人的胸前揉两下。这老头一看就是一个老色鬼,我们就叫他老色鬼好了。。。

  介绍完赌桌上的几个赌徒后,再和大家简单的说一下梭哈的玩法好了。

  如果大家看过赌神之类的电影,对梭哈的玩法应该很了解。

  在那些大型的赌场里,梭哈的的确确是赌的最大的一种扑克牌玩法。

  嗯,梭哈的赌法是这样的。每轮开始的时候,发牌的荷官会给每个玩家发一张底牌,这张底牌是扣着的。只有到最后一轮的时候才可以翻开。发完底牌之后,荷官会继续给每个玩家发四张牌。这四张牌,就是亮着的,也就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你这四张牌是什么牌。

  从荷官发的第二张牌开始,每发一张牌,当轮牌面最大的玩家,就会进行叫注。(A最大,2最小)。

  如果你想继续玩下去的话,可以选择跟牌,跟注后,必须拿出和叫注人相同的筹码。同样的,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牌好,也可选择加注。(如果大家不太理解这个意思,可以去看一看赌神。。。或者百度一下)如果说觉得自己的牌不好,不想继续跟的话,也可以选择弃牌。当然了,不管你在哪一轮选择弃牌,摸之前跟过的所有筹码,都是不能拿回来的。这些筹码呢,也就会归这一局最后赢的那个玩家所有。

  在梭哈里,黑桃是最大的,之后依次是红桃,草花,方块。

  牌型的大小,依次是。

  同花顺:(一样花色的顺子,例如:红桃的3,4,5,6,7)。

  四条:(四张一样的牌,例如:四张K)。

  葫芦:(三张一样的牌,加上其他两张一样的牌,例如:三张5带一对J)。

  同花:(同一花色的牌,例如:黑桃4,7,9,10,J)。

  顺子:(五张花色不同,但是连在一起的牌,例如:黑桃3,红桃4,草花5,黑桃6,方块7)。

  三条:(三张一样的牌,带两张单牌,例如:三张3,带一个K和一个J)。

  两对:(顾名思义,就是两个一样的对子带一张单牌。例如:两个5和两个6带一个J)。

  一对:(一个对子带三张单牌。例如:一对A,带一张K,一张J,一张10)。

  单牌:(就是什么都没有,五张不一样的单牌。如果说赌桌上的玩家全都是单牌的话,就看哪个玩家手里的单牌最大)。

  至于梭哈中最大的一副牌型,自然就是黑桃的10,J,Q,K,A的同花顺了。

  如果说你能拿到这副牌,那么恭喜你,这一局你已经无敌了。。。因为你这个牌已经是梭哈里最大的了,而且没有任何牌能管的上你。(不像炸金花,即便是豹子A也可以被花色不同的2,3,5吃掉)。当然了,这个牌基本上很少有人能拿到。。。

  相比较炸金花而言,玩梭哈更需要一定的头脑。记牌,算牌这些是必须的。如果你算不到对手拿到了什么牌,即便是你拿到了一手很好的牌,也有可能会输掉。所以说,赌梭哈,运气固然重要,但是会计算同样也很重要。

  而林凡这个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脑袋好使,反映快。所以说,记牌算牌这些对林凡来说,应该不是什么问题。

  在看过刚子玩了几把梭哈后,林凡差不多也了解到了梭哈的具体玩法。虽然说有的地方还是不太懂(这是肯定的,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说看别人玩几把牌,就马上学会不是)。

  “刚哥,我差不多知道这个梭哈怎么玩了。”

  “这么快?看来我说的没错,你小子果然是赌博奇才。”

  “别,刚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。我就是差不多知道梭哈应该怎么玩了而已。”

  “要不你试一试?”

  “好,那我试一试吧。”

  “我这还有五万块的筹码,如果不够用,我还可以去换。”

  “刚哥。。。你拿了多少钱出来啊。”

  “几十万吧。。。”

  林凡一听刚子这么说,无奈的咧嘴笑了笑。

  几十万。。。这个刚子的胆子可真是太大了。如果说这些钱是刚子自己的,林凡也就不说什么了。可问题是,这些钱可都是迪厅的公款啊。。。不是自己的钱,刚子都敢拿出来赌,真的是。。。

  在和刚子换了下位置后,赌桌上的其他几个赌徒全都把目光锁定在了林凡身上。

  盯着林凡看了两眼后,黑貂男瞥了刚子一眼说道:“怎么,还换人了呢?而且还换了个毛头小子。”

  刚子冷哼了一声:“这是我弟弟,比我玩的可厉害多了。”

不同病因引起的癫痫发作  黑貂男一听刚子这么说,呵呵的笑了笑:“哦,是么?你是打算让你弟弟,帮你把之前输的钱全捞回来呗!”

  刚子一脸不爽的瞥了黑貂男一眼,没有搭理他,而是凑到了林凡的耳边小声的跟林凡说道:“老弟,这个赌桌上,就刚才说话的那个人(黑貂男)和梳着背头的那个男人赢钱,其他的两个人跟我一样,也在输。那个老头子,输了快五十多万了。”

  林凡听完刚子说的话后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  其实在之前的几把赌局里,林凡也已经看出什么来了。

  基本上,每一局不是那个黑貂男赢,就是背头男赢。而光头男和老色鬼两个就没赢过。

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那个光头男在输钱之后,脸上总会露出烦躁的表情。而那个老色鬼在输掉钱之后,却像个没事人一样,一点都不心疼,就好像不是他的钱一样。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,这个老色鬼应该是很有钱的主。估计年轻的时候是做什么生意的,钱太多了,所以老了就过来赌赌钱。反正钱多嘛,输了也无所谓。。。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2018 http://www.bdxod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